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理论频道 >> 理论观察 >> 经济社会
大家手笔:深入参与全球价值链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时间:2018-08-17 10:34:02
作者:刘志彪
编辑:张广义

  综观工业化国家的制造业发展,大都经历了一个从价值链中低端向中高端攀升的过程。正是各国前后相继提高制造业发展质量和水平,为世界经济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活力和动力。所以,一个国家制造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逐渐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攀升,这是世界经济中的普遍现象和基本规律,有利于世界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当前,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正孕育兴起,国际分工体系加速演变,全球价值链深度重塑。我国制造业深入参与全球价值链,既符合中国发展的现实需要,也有利于世界经济发展。

  发挥企业在价值链构建中的主体作用。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大型跨国企业或者依托巨大的国内市场需求,主导形成市场驱动型全球价值链,以品牌、设计、市场、营销、网络等优势,向全球供应商发出巨额采购订单;或者依靠整体科技创新能力和技术水平,主导形成生产者驱动的全球价值链。目前进入世界500强的中国企业,大多数是金融类企业,制造类企业很少。这说明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问题比较突出。应该看到,在振兴实体经济和持续扩大内需的政策导向下,中国市场正在给全球企业和人才提供巨大的发展机遇。中国企业完全可以依托本国市场的庞大需求,推动构建市场驱动型全球价值链;也可以面向国际市场,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品牌的产品,推动构建生产者驱动的全球价值链,在促进本国经济发展的同时,为世界其他国家发展提供新的机遇。

  努力打通瓶颈部门。在全球价值链上,一些拥有核心技术、关键部件和特殊材料的中间投入品供应商虽然不直接与终端消费者发生联系,但因掌握行业的关键知识和技术,享有其他企业无法替代的优势地位,在相关行业发展中具有重要影响。具有这类性质和能力的供应商被称为“隐形冠军企业”。目前处于全球价值链上游的隐形冠军企业主要分布在发达国家。中国虽然有很多产业规模做到了世界前茅,但这些产业往往大而不强,还存在一些瓶颈部门。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应向上延伸产业链,专注于链上的技术知识密集环节,把技术和工艺层层往上做专、做精、做强、做大。这也说明,我们不能根据静态比较优势理论去扬长避短,放弃对价值链上游一些知识技术密集环节的追赶,而应以动态竞争优势理论为指导,扬长补短,努力打通瓶颈部门。这显然需要充分发挥民间、市场和中小企业的作用。

  大力发展服务型制造。目前,我国大部分代工企业仍处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依靠大规模、低成本、低价格进入市场。但要看到,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劳动力成本逐渐上升,低成本优势正在减弱。同时,经过多年的技术、人力资本、管理经验和生产能力积累,一些代工企业已走过进口零部件的装配生产阶段,处于大规模整机生产能力提升阶段,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研发设计能力,有的还拥有核心技术和自主品牌。这说明,我国企业已经具备了转型升级的条件和基础,应通过深度应用信息技术促进制造与服务融合,加快发展服务型制造,利用信息化平台和工具,推动服务向产业链的前端和后端延伸,扩大服务范围和服务群体,及时获得客户反馈,优化服务内容,持续提升服务质量。建设开放包容共享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符合制造业服务化的大方向,是加快制造业自主创新和结构调整的重要举措。

  优化产业组织基础。在这方面,有两个重要问题值得关注:一是高度重视化解过剩产能。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破除无效供给,把处置“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推动化解过剩产能。完善法治、加强规则建设,通过提高环保、能耗、质量、标准、安全等准入门槛淘汰落后产能,推进产能优化调整。二是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从发达国家经验看,产业发展到较高阶段后,便会形成具有领先企业、专业化分工系统和协作网络、核心技术和持续创新能力的产业集群。这些产业集群以集合形式嵌入全球价值链,其竞争与合作形态也由公司总部之间、代工厂家之间的竞争与合作,逐渐演变为集群内部企业与企业之间、集群与集群之间、集群与非集群之间以及本国集群与国外集群之间的竞争与合作。产业集群竞争与合作的结果,使得价值链获取业务的空间越来越大、内容越来越复杂、效率越来越高。培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不仅要提高生产技术水平,而且要提高系统技术水平,特别是提高集群内部组织能力与战略协调能力。先进制造业集群在竞争与合作中不断提升能力和水平,将推动世界经济发展不断跃上新高度。

  (作者刘志彪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24小时排行
1   “潜龙三号”将完成海上试验与验
2   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有说服力
3   新华网评:用奋斗敲开幸福之门
4   我国制造业奋力由大到强 关键产
5   牢记总书记嘱托 以百倍热情加快
6   博鳌亚洲论坛关注中国创新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