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理论频道  >  地评线
搜 索
走好乡村文化兴盛之路
2018-07-31 09:05:59 来源:黑龙江日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乡村文化无疑是先导和引领。要推动乡村文化振兴,加强农村思想道德建设和公共文化建设,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深入挖掘优秀传统农耕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培育挖掘乡土文化人才,弘扬主旋律和社会正气,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改善农民精神风貌,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焕发乡村文明新气象。乡村文化作为一种植根于乡村生活、迥异于城市文化的传统文化形态,具有浓郁乡土气息和强烈人文色彩,传承和发展乡村文化,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让每个乡民真切地体会到“根脉”,切实地寻找到乡愁。只有全面繁荣兴盛乡村文化,才能重塑和再造新的乡村社会和乡村理想,才能为乡村振兴注入强大精神引擎。

  乡村文化是乡村振兴的精神母体

  中华传统文化是以乡土社会为依托、以农业经济为根基的乡村文化,乡村文化不仅代表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发展主脉,而且成为乡村振兴的精神母体。

  一是乡村文化是乡民的精神原乡。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一书中指出,这里讲的乡土中国,并不是具体的中国社会的素描,而是包含在具体的中国基层传统社会里的一种特具的体系,支配着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乡”指的是一种基于地缘和血缘的范围,“土”则表示乡村社会形态赖以维持延续的生存方式,这种立足于土地、植根于地缘和血缘的乡村文化,与城市文化有着“和而不同”的人文风貌与伦理规范。千百年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广大农民在乡村辛勤劳作实践中培积了诸多文化因子。如民俗风情、传说故事、古建遗存、名人传记、村规民约、家族族谱、传统技艺、古树名木等等。迄今为止,我国许多地区的乡村之所以还保持着古朴雅致的乡韵、淳朴清幽的乡风,与其独具特色的乡村文化的滋养与浸润密不可分。可以说,乡村文化既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起源,也是广大农民的情感皈依和精神故园。无论社会如何演变、时代如何迁变,也不管乡民何时离乡、去家多远、栖居何处,乡村永远是人们抹不掉的记忆和牵挂,乡村文化始终是人们挥之不去的浓浓乡愁。

  二是乡村文化是乡民的心灵寓所。乡村文化是由价值取向、道德尺度、情感归宿、生民心理、风俗习惯、是非标准、行为方式等组成的精神规范,表现为民俗民风、契约章法和信条准则等,其以耳濡目染、言传身教、潜移默化等方式熏陶、教化着乡民,是乡村社会赖以维系的精神纽带。与工业化快速发展相比较,恬淡悠慢的农业文明往往给国人一种闲适安逸温稳的感觉;相对于城市化的狂乱、躁动、驳杂与多变,乡村则蕴含更多清缓、幽静、诗意与温情,它承载着亲切乡音、浓郁乡韵、深挚乡情,以及古朴的生活、恒久的价值和不老的传统。在城市化迅疾推进的当下,乡村短时间内的大量消失并不代表乡村文化的立即消亡,相反,乡村变得更加稀缺更加珍贵,在人们的记忆里和梦幻中,乡村依然是安泰祥和、恬淡自足的象征,仍旧是流连忘返、魂牵梦系的地方,回归故里、荣归桑梓依然为乡民的现实期许和人生理想,从这个意义上讲,乡村文化是当下国人心向往之的心灵寓所。

  乡村文化式微的现实因由

  文化是乡村的根,根深才能叶茂。改革开放40年来,尽管我国农村面貌发生沧海桑田般的变化,但乡村文化由于受多种外在因素强烈冲击,其根基越来越羸弱、种类越来越稀少、底蕴越来越浅薄,其作为乡民精神家园的地位受到严重挑战。

  一是新型城镇化的冲击。在全球化进程中,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已经或正在经历乡村城市化过程。伴随新型城镇化的快速推进,我国农村村庄数量逐年减少,承负乡愁的载体正在流失。城镇化使众多历史悠久的古村落淡出人们视野,即便一些村庄犹存尚在,也早已千疮百孔、今不如昨。

  二是外来文化的侵蚀。当今时代是一个多元文化并存共荣的时代,不同文化之间既有交流和交汇,也有排斥和抵牾。作为长期滋养中国农民的乡村文化,在与城市文化和外来文化的相互碰撞冲突中,逐渐被边缘化乃至荒漠化。比如一些农村地区的官员为了发展旅游休闲产业,将乡村文化置于经济建设的从属地位,大肆开发民居建筑群落、寺院祠堂、廊桥楼阁、书院官厅,致使许多优质乡村文化资源被破坏被抛弃,或者在乡村建筑风格上热衷于复制城市模式,致使千村一面,毫无特色与个性。这些行为打破了乡村社会固有的生产方式,破坏了乡村代代因袭的社会秩序,终结了乡村特有的精神生态,导致乡村传统文化逐渐褪色和不断消亡。

  三是文化传承的内在断裂。传承性是包括乡村文化在内的所有文化的基本属性,近年来,伴随我国社会结构转型和经济结构调整,众多青壮年劳动力进入城市打工谋生,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留守妇女日趋增多,很多村落出现了“空心化”现象,乡村文化传承的社会基础开始动摇。

  振兴乡村文化的发展路径

  乡村振兴战略的主题,究其根本是一场复兴乡村传统文化、再造新时代乡村文化的文化运动,无论是实现农村经济发展还是解决“三农”问题,都必须加快重建乡村文化。

  一是坚定乡村文化自信。乡村文化兴盛既是乡村振兴的内在动力,也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标志。当前我国正处于城镇化和工业化相互叠加、互相更替的重要历史阶段,在这一历史阶段复兴乡村文化、发挥乡村文化对乡村振兴的人文功效,既是我国今后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指标,也是衡量我国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标尺。所以,弘扬优秀传统文化,首先要坚定乡村文化自信,充分肯定和积极践行乡村文化价值,大力释放乡村文化的时代功能,努力提振全社会对乡村文化的信心和信念。

  二是在传承基础上进行创新。乡村文化是一个开放系统和开敞空间,只有坚持地域特色、民族风格与外来文化同构并置,才能将乡村文化的物质形态与精神气质有机融合起来。那些似景如画的自然风貌、穿村而过的潺潺溪流、夕阳西下的袅袅炊烟、肃穆幽静的祠堂庙宇、风骨犹存的廊桥书院,大都刻满了乡村文化的印记,承载着远方游子的牵挂,对这些新时代的乡村文化,无论是以物质形态呈现的亭台楼阁、路桥围屋、民宅民居,还是以非物质形态呈现的歌舞说唱、乡规民约、家风家训、民风民俗、传统工艺、戏曲庙会等,农村各级政府和文化主管部门都应充分汲取文化精华与养分,有机地融入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中。同时,要根据新时代农民群众的精神需求,对乡村文化资源进行合理开发和有效保护,对乡村文化各种形态样式进行大力传承和积极创新,使乡村文化在涵养乡风文明、培育新型村民过程中发挥应有作用。

  三是倡导健康文明的社会风尚。由于受教育水平、传统观念的束缚和影响,一些农村的村民封建迷信思想根深蒂固,特别是近年来少数农村地区宗教发展过热、信教群众发展过快且呈低龄化趋势。因此,在乡村文化建设中,要加强对农民的宣传教育,积极开展思想政治工作,引导村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道德观和宗教观,使村民逐渐接受新思想新观念。要通过开展乡村素质教育,普及科学知识,弘扬科学精神,提高村民科学素养,促进他们确立现代生活理念和科学生活方式。要制订乡俗民规,破除封建陋习,弘扬传统美德,选树乡绅乡贤,深入挖掘乡村文化所蕴含的人文精神、道德规范,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改善农民精神风貌,提高乡村文明程度,焕发乡村文明新风尚。

  (作者系哈尔滨市人大农林委副主任委员、黑龙江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玥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频道推荐